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刑碧旗曰记无删节全文阅读
义气小说网
义气小说网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幽默笑话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母爱往事 再续春风 家族艳史 色医自白 初赴巫山 美艳妈妈 山乡奇闻 畸爱博士 地狱使者 公开出轨 春风拂面 孽乱村医
义气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刑碧旗曰记  作者:刑碧旗 书号:28318  时间:2021/7/9  字数:4068 
上一章   第51章 电话(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带着这些疑问,主人给我讲了原委,我知道主人不想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两人开诚布公坦心扉的交流有助于碧旗心态的良好发展。

  起码至今为止,碧旗该知道的主人都会将给我听,不理解的也会耐心解释,有几次不该问的主人呵斥后也会明白自己的角色。

  这些计划几乎是燕洁的要求,燕洁明知和洪叔不可能有结果后大闹了一场,洪叔以和家人外出旅游为名躲出去避难,打消了燕洁最后一点幻想。

  几天前燕洁和洪叔说不行就分开吧,条件是去外地找个新主人,我想这是燕洁的气话或者将洪叔的方式,可洪叔宁愿出钱给她补偿也不愿意继续发展这段关系。

  女人尤其是女M,明知一段感情没有结果极有可能做出这样的傻决定。女M中发生像燕洁这样被遗弃的概率应该不低,不知道看碧旗记的人里面遇到过没有,碧旗以前的同好朋友中至少有两例。

  大部分选择的是离开,养伤后继续找新主人。燕洁这样类似赌气或报复的,可能也会有她自己的想法。

  洪叔几天前找主人说起这件事,看看主人是否有更好的下家可以接手燕洁。事情基本就是这个脉络。具体主人答应他什么,他怎么回报主人这就不得而知了。

  洪叔说回去和燕洁商量的结果几天后回复主人。我想女人善变,不一定会演变成什么结果,再次和好也说不定,担心这孩子的。

  希望不要因为这件事给她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主人说:奴应该把道理都变成常识,不用刻意的去理解人。我想是有道理的。(在这里本应该有一段邢碧旗本人的语音文件,无奈无法转载上传,还请有缘的同好,有机会去邢碧旗本人博客欣赏,很抱歉。)

  ***开篇说两件事:1、精灵妹妹是才女,主人难得支持别人虚拟的东西。她居然可以说服主人给碧旗照了一组大腿上有她群号的照片,碧旗唯一一张脸的照片给了她,我相信精灵妹妹会妥善示人。

  更希望她能和D先生长久一些。有兴趣的可以进她那个群看看。2、不确定碧旗是不是已经出名,但常有博友痛斥碧旗为SM世界起了一个不好的头。

  博友“2479022602”私信里说到“最近各种群里出现了好多收圈养M和求圈养的,麻烦碧琪姐姐告诉大家不要盲目的圈养,好多新的S新的M在不懂不了解的情况做这个是不好的”她说的很好,一直以来难以置信未的主人圈养奴后,激动的一路小跑回到家中,然后把奴下面了各种东西的SM是什么样的生活。

  主人希望碧旗能从圈养中得到升华但圈养的确不适合大部分人,碧旗记录的初衷是为了记住心路,而不是若干年后别人提及到我嗤之以鼻或成反面教材。

  圈养不可能一蹴而就,M看了请一定三思。最近已经感觉到碧旗的智商正在退化,已经很久没有一件事能让碧旗思考其中不能解了。

  在这一百多天里,碧旗遇到了些形形的人,也只有主人将带燕洁走这件事让碧旗耿耿于怀,昨天我试问了主人,将来主人怎么安排燕洁,主人还是那句话:找个工作或找个主人。

  听了这话,碧旗觉得主人冷漠的可怕,可能他S久了看惯了这些主奴间的感情纠葛,不屑于染指奴的心态调整,毕竟燕洁和主人无关,也可能这样的走向对她来说也算一条快速解的路。

  主人以为我还是在担心争宠的顾虑中才问的吧。今晨,碧旗再次和主人说起燕洁,我在比照自己将来的境遇会不会和她一样,主人说我杞人忧天,可我认为有故事的奴应该值得呵护和珍惜,当一个被人遗弃的奴变得对SM甚至人生越来越有判断力却越来越少感情的时候,遇到她的人也应该有相应的察力,那最初相信主奴情分的天真和热情正在离她远去。

  当她再次追随一个主人的时候,请你千万小心爱她,不要让失望再次代替了她的一厢情愿。她和索儿不同,有伤。虽说燕洁没有追随主人,主人只是带他远离洪叔,在我看来洪叔无情意主人将来可能也会。

  做奴的人总是将许多多舛归给命运,宁愿选择逃避,做主人为什么不可以着力的履行自己的角色的责任呢?

  她不懂,你就不能一次次重复解释并不难懂的SM和爱情之间的区别吗?想到之前在燕洁眼里洪叔所具有的深沉而厚重伟大的情感就这样湮灭,实在难受。

  想到西方的结婚誓词:“你是否愿意娶她为,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感动之余,做主人的是不是也该温习一下呢?你甚至都不必尊重她、保护他,只需要吝啬的给她些安慰。

  我和主人说,我想和燕洁谈谈,主人停下抬起踩在我脯上的脚,问谈什么?我说追溯到两年前,碧旗也曾有过一段感情经历,想在带她走之前看是不是可以让她改变下继续走SM路的想法。

  我用今夜整夜提供主人最优质的侍奉的为条件换取了和她谈一次的机会。到出租屋之前,主人和洪叔取得联系,洪叔估计是在叹气,主人把电话给我,我说就当是做客,随便聊聊,洪叔也就默许了。

  到了那里,燕洁一个人在家,家里让她收拾的干净利索,笼子上苫盖了天蓝色的塑料布,上面摆了一个精致的花瓶,她像是刚洗了澡,头发散落着,电脑依旧闪烁着网游。

  我和她聊了不少,显然燕洁和我一样是没有什么人可以倾诉的,有人愿意倾听自然是倾泻般诉说。一会陪她哭一会陪她笑,这孩子文化程度不是很高,认死理,思维方式较为极端。

  本来想着促和,她到劝我留个心眼对待圈养。交流中发现燕洁是个很善良的人,重感情,作为奴来说也算上品。她也是骑虎难下,曾经多次她和洪叔回老家,家里人也一直认为她们即将的婚姻算是美满。

  洪叔给他家里几个亲戚还找了工作,老娘还为彩礼钱耿耿于怀,可最后洪叔没有离婚,给不了她婚姻还继续维持着另类的SM关系,她没办法了只能非此即彼,她认为她耗不起青春,不愿意把赌注继续在洪叔这里,不如和主人去外地可以享受SM也可以躲避家人的蔑视。

  谈到这里,碧旗也理解燕洁的想法,指望洪叔这个系铃人帮助燕洁走出来似乎不太可能,主人也许可以充当这个角色。谈了两个多小时,洪叔行匆匆回家,像是怕极了燕洁的闹腾,主人被感情纠至此SM也确实没了光环。

  但洪叔对主人坚称周末的犬艺调教计划不变,还说他和燕洁每天都在演练,也就在说这些的时候我能看到红和燕眼里的光。

  他们为SM走到一起来,还是有共同点的。洪叔和主人敲定了时间地点,两个男人商量着在一起玩的东西和输了的惩罚。

  洪叔说输赢都无所谓了,反正燕洁将来要跟主人走,希望主人能把燕洁当碧旗一样看待。洪叔说到这里,我心头一紧,燕洁也看着主人,我还没意识到主人和燕洁也会成主奴这种关系。

  脑子闪过几个人影,索儿知道这样的事会怎么想呢?例假结束一身清,晚上我兑现承诺。在给主人按摩的时候,我问主人前天说起的今后去南方的圈养是什么样的?主人确切的描述到:换调教,多人调教,场景调教,乃至换圈养。

  当主人说完这几句话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我竟然无的兴奋了。我这是怎么了?整夜想着主人的这几句话,碧旗自认为心态已经不是变化这么简单,汹涌可能更形象些。

  碧旗不确定自己是否能适应主人说的调教,也不确定主人要把碧旗的奴展示到什么程度才会罢手,但隐约觉得主人说过的“别把自己当人看”这句话要碧旗承诺兑现的时候快到了。

  每当碧旗心情起伏的时候,我总会说我是爱着主人的,我会尊崇主人的秉,坚持下去!异常的,主人钢镚已经积攒了60枚。***

  翻翻以前的记,有些观点和认知现在看来是错误的。碧旗像不像祥林嫂啊?总是喋喋不休地表述自己对于SM的理解,寻找着认同者。记不清是哪个博友说开始记是写给自己看,后来慢慢的变成说给别人听了。

  读者喜欢的是在阅读中寻找着说出自己观点的人。我们没有区别。在我小心地尽量用一些看似辟的观点来武装自己时,经常忘了自己是奴。

  今后日子里真有类似多人调教的场景碧旗是不愿意写的,发生的话我宁愿写心情,写天气。我可不想让别人把碧旗记认为是词秽语的小说,纠结死了,圈养到这个阶段才开始纠结。

  昨晚一夜没有睡,凌晨五点多主人发现碧旗打盹,用脚踹醒,六点左右继续打盹,主人从枕边出藤条,照着脊背狠了一下,到了肋骨,就像断了一样,碧旗“啊”的叫了一声跳下了,不断的痛处想缓解疼痛。

  这下好了,主人也醒了,碧旗也不瞌睡了。主人说:“这就是你的高质量全方位的服务”?碧旗哪敢争辩。主人从小抽屉里拿出针管,拔下针头,要对碧旗下身进行针扎。

  主人极其厌恶施躲避的奴,躲的后果可能是更深度的惩罚。有些惩罚不绑着很难保证不动,主人睡眼惺忪是不会打起精神绑好你再进行针扎的。

  以前主人会扯上酒棉球消毒之后再扎,这次省略了。坐在边,硬生生看着主人在左右两瓣各扎了两针,破皮的疼痛也到能忍,只是站立只能罗圈腿的形状,否则穿过后针头还在刺划着对面的皮肤会更疼。

  几天前是有些M联系过主人的,一致认为主人用类似这样的调教方式她们不能接受,几乎把她们吓退了,其实主人的方式比碧旗描述的要恐怖,他喜欢用针,说这样痛来的快去的快,记忆深刻,主人更偏向些刑奴类型,他说没就算仁慈了。

  扎完主人继续睡觉,碧旗继续按摩,他也能睡得着?大约八点多,主人起给碧旗拔下针头,有一针可能扎到细血管,一直渗血,没多久那个地方肿了。后面删除了,博文有涉及的某人给主人打来电话,建议碧旗不要再写了。

  (全书完)  wWW.eQiXs.cOm
上一章   刑碧旗曰记   下一章 ( 没有了 )
黄蓉堕落史多少偷情多少田间欢痞子村长阴阳纵横风雨情缘我的动漫美女暮霭凝香乱穿金庸爱的幸福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刑碧旗曰记全文阅读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刑碧旗曰记无删最新章节:第51章电话全书完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义气小说网是刑碧旗曰记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刑碧旗曰记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