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天下无删节全文阅读
义气小说网
义气小说网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幽默笑话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母爱往事 再续春风 家族艳史 色医自白 初赴巫山 美艳妈妈 山乡奇闻 畸爱博士 地狱使者 公开出轨 春风拂面 孽乱村医
义气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天下  作者:徐贵祥 书号:26222  时间:2020-3-26  字数:15039 
上一章   第八节    下一章 ( 没有了 )
(二)

  5

  赵越觉得此刻自己的思想领域里也正在进行着一场无声的拔河,一方是王慧如、郑松林和那个姓钱的副局长。另外一方则是那个一面之的上尉。自己呢,就是坠在绳子中央的那个红球。无论是地位还是利益的力量,当然也不能不包括晚餐的规格,前者都无疑比后者强大得多,简直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更为偏颇的是,前者的进攻已经开始发动了,而后者却联系不上,显然又处于被动的地位。以如此微弱的力量和被动的态势,应该说失败已经是天定的了。

  可是事情又似乎不是这么简单,要不她为什么还要犹豫呢,为什么还会出现反复呢?她惊异地感受到了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于冥冥之中正在通过一种无形的渠道,不动声地向她渗透过来。这种无形的力有点像气功,柔软如丝,细微如缕,又凝聚成一束坚韧的磁力,丝丝缕缕地包裹着她牵引着她,缓慢,柔韧,但是却不容置疑。

  在四十分钟的时间内,赵越没有能够使自己果断起来。她反而变得优柔寡断了。她觉得她已经不可能用一种轻率的态度来解决上尉的涮羊的问题。她仍然需要等待,等待上尉的电话。如果上尉不打电话过来,那她简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电话!”王慧如从房间里仄出身子,朝赵越喊了一声。

  电话是郑松林打来的——也许是王慧如主动打过去的,他们显然已经聊过一阵子了。想必是在她犹豫不定的这段时间里,王慧如为了万无一失,向郑松林作了手脚。

  郑松林开口便说:“小学妹,我已经安排了要请你和慧如,听说你另外有约,好让我们不平衡啊。”

  赵越对于郑松林的这种腔调很不自在,但仍然媚声一笑说:“我们这些外来的打工妹哪里敢做处长大人赏光之想啊,在北京举目无亲,才给一个朋友打了电话。实在是对不起。说真的,我也很后悔。早知道郑处长如此盛情,打我一顿也不敢另约。简直是罪过。”

  郑松林笑了:“你别甜言语糊我,你郑大哥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讲老实话…”

  赵越心里好笑,你算什么老实人?王慧如说过,现在有点势力又有点花哨的男人可以分为几种,一种是有贼心没有贼胆,一种是有贼胆没有贼功夫,还有一种是既有贼心又有贼胆还有贼功夫。郑松林就是最后这种人。王慧如为什么说这话,赵越不便深究,但是她在对郑松林的态度上,始终是注意把握分寸的。

  郑松林说“如果仅仅是我郑松林,尽管我非常希望能和阿妹们共进晚餐,但是我也不能强求于人,老话说强摘的瓜不甜嘛。问题是我还请了钱副局长和马老…马老,是咱们的恩师啊…”赵越的心咯噔一下紧了起来。马老是PX技术领域的重要权威,当年马老还在母校执教的时候,从校刊上看见了她的一篇论文,颇为赏识,并且就其中的E-CR参数的运用细节进行了修改。马老于次年调到北京主持一项重点科研课题,又将这篇论文推荐给西德的一家学刊转载,引起西德同行的重视。前年西德同行来华交流学术,马老陪同前往H市,还特意引见了赵越,从而使初出茅庐的赵越声名大振,为赵越此后在PX技术领域崭头角开辟了宽阔的道路。赵越此次来京,之所以没有主动去看望马老,是因为毕业几年陷入业务奔忙,学术上几乎没有长进,愧见恩师。据赵越所知,马老对于郑松林弃学入仕就表示过不屑和惋惜,而她虽然未入仕途,却跟商界纠不清,这显然也是马老那样终身治学的人所鄙视的。

  “马老真的会来参加吗?”赵越有些不太相信。

  郑松林十分确凿地说:“马老亲口答应了,我已经派车去接了。”

  赵越攥着话筒的手出汗了。她现在考虑的已经不是怎样回复那个上尉的问题,而首先要思考的是马老来了该怎样解释近年来学业的荒芜。她的大脑此刻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各种数据经过一番扫描处理,很快就归纳出一个方案。她最后给郑松林的答复是:“马老能来,当然是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幸事。其实即使马老不来,跟学兄共进晚餐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只不过我有点麻烦,正在处理。”

  郑松林说:“我知道了,你约了一个军官先生,相信你能摆平。”

  赵越笑笑说:“当然,无非就是吃顿饭,又不是国宴,我当然不会不识抬举。”

  郑松林乘胜追击:“那我们就搞定了?”

  赵越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明朗地回答:“搞定。”

  放下电话,赵越不再犹豫了,立即又抱起电话拨上尉。现在,拔河的双方在力量上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悬殊。她当然不会因为去见一个萍水相逢的上尉而让德高望重的马老扫兴。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诺言而叛离整个利益的家族。当马老出现在拔河的一端时,局势便已经不是她自己能够左右的了。她甚至已经无暇顾及信誉了。

  电话打通了,接电话的还是那个稚气未的小兵。

  赵越说:“小兄弟,你们连长回来了吗?”

  小兵亲热地叫了一声“是赵小姐啊,我们连长没有回来。他在等你呢,你什么时候到啊?”

  赵越说:“你这个小家伙,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去不成了吗?你怎么不告诉你们连长呢?”

  小兵说:“赵小姐你这不是为难我吗,连长没有回来我怎么告诉他啊?”

  赵越束手无策了。想了想又说:“小兄弟,我现在遇到麻烦了,真的去不成了。你能不能出去找一下你们连长啊?”

  小兵回答说:“不行,我们连长命令我守电话,我不能擅离职守。”

  赵越有些恼火:“你们连长的命令就那么重要?我可告诉你,我是你们连长的好朋友,你今天要是误了我的事,我在你们连长面前告你一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兵居然笑了起来:“你可别吓唬我。我是在执行连长的命令,随便你怎么告状,连长也不会批评我的。我们连长不会冤枉好人。”

  赵越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灵感,说:“小兄弟你帮帮我,去找你们连长一下,跟他说明我今晚不能去,我改个时间向他道歉。你们连长不是喜欢摆电脑吗?我在一个月后从南方给你们连长运两台新品牌来。”

  小兵顿了一下,然后问:“赵小姐你不是开玩笑吧?”

  赵越说:“用你们当兵的话说是军中无戏言,我说话是算数的。”

  小兵似乎来了兴趣,进一步追问:“你给我们连长送电脑,不要钱吗?”

  赵越感到事情有了转机,慷慨回答:“当然是无偿的。”赵越对自己突发的决定并不意外,自她从小兵那里知道了上尉的一些奇怪行为之后,她也在不知不觉中对上尉产生了真正的兴趣。她觉得送给他两台电脑或者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投资。小兵如此崇拜他的连长,现在凭空给他的连长挣回两台新品牌电脑,他应该是高兴的。

  可是赵越很快就发现她错了。

  小兵的声调严肃起来:“赵小姐,你认为我们连长会接受你的电脑吗?”

  赵越听出了小兵的弦外之音,一时有些紧张:“怎么,…你们连长不是很喜欢摆…你们连长不是…经济不宽裕吗…”

  “赵小姐,我们连长是穷,可是他从来就不接受别人的东西。我们连长的电脑都是自己掏包买来的。你要是真的不能来,那你就别来好了。我们连长好心请你吃饭,他并不是想要你的东西。”

  “可是…我是你们连长的…朋友啊。”

  小兵说:“我知道了,赵小姐你肯定是一个很有钱的人,我们连长不起你这样的朋友。”

  话刚说完,电话就挂了。

  虽然王慧如已经出门,屋里再没有别人,但是赵越还是感到一阵发热。不知道是她的话刺伤了那个小兵,还是小兵的话侮辱了她。

  赵越再一次感到了语言的困难,再一次体验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巨大悬殊。是的,她是有钱,可是钱这东西在这种场合下变得毫无力量。这个小兵还真难对付,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训练出来的,认死理简直就是刀不入。在她接触的那些人当中,可没有像这样难对付的人,就连相当高级的保安人员,只要打点得当,总是有办法勾兑的。这一套看来在当兵的面前不灵了。赵越瞅着手机发怔,没想到闹出这么一个结果。她思忖该再打电话过去解释一下。拨号,占线,又要重发,有外线先抢了进来。竟然还是那小兵。

  赵越掩饰说“刚才不知怎么电话断了。”

  小兵说“不是线断了,是我挂了。”

  赵越脸益发热了。这当兵的性格,硬是不掺半点含糊。她连忙说:“小兄弟,刚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是PX公司的,我可以帮你们连长买到价格最合理的电脑…”

  “可是你刚才说的是你不来吃涮羊了,你让我们连长白忙乎了,你要道歉,可是你用两台电脑来道歉,我想不通…”

  “小兄弟,我当真没有别的…意思,其实我真的很尊重你们连长,…还有你。我只是想帮助你们连长…”

  小兵说:“我想了想,还是要对你讲明白,我们连长并不是真穷。我们连长搞了一个什么专利,北京市奖励他两万元。上次团里让干部给希望工程捐款,我们连长一下子就拿了三千块。剩下的钱都买电脑了。还有,上半年有一个美国教授来咱们部队参观,跟我们连长上了朋友,我们连长拿出一千块要请他到大饭店嘬一顿。你别以为你是有钱人,可以随便耍我们当兵的。我们连长请你,那是看得起你。其实我们连长才算是个有钱人。我们连长说了,谁是有钱人?有钱敢花才是有钱人,在没有钱的时候敢花钱,那叫牛皮…对不起,我讲了话。我们都相信我们连长说的,有钱再多只要他不敢花他就是穷光蛋。百万富翁花八千请你吃顿饭也未必算得上阔气,咱们连长花几百块请你吃顿涮羊,那是他的气派。咱们连长恐怕认错人了。他以为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可是我看你不像,你还不如那个外国朋友爽快。那次那个美国教授没有让咱们连长去大饭店,也是在马二羊馆里涮的,跟我们连长喝了一瓶二锅头,才花七十块钱,洋教授都喝醉了,OKOK地直叫唤——这可不是违反纪律,我们连长跟外国佬喝二锅头是上级批准的…赵小姐这样吧,你可以来迟一些。我马上叫人去通知连长…就说你有重要的事情,等办完事情才能过来,可能要迟一点。”

  “不,先等等。”

  “就这样了,反正赵小姐你今天一定要来,不然我还是想不通。再见。”说完,小兵生怕她又会拒绝,耍赖皮般地急忙又挂了电话。

  6

  放下电话,赵越好长时间没有清醒过来。她想我这是怎么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差不多就像是在梦里。第一次到北京来,大事办得劈荆斩棘,却被一顿晚餐搅和得昏天黑地。她对于军队的认识是十分有限的,她见过的军人大都是电影或者电视上的形象,那些形象虽然不乏孔武刚,但却同电话中的那个小兵和小兵描绘的那个连长似乎相去甚远。小兵捍卫他的连长就像是在捍卫一个领袖。她甚至有点喜爱这个爱憎分明又固执又捣蛋的小兵了。她现在开始在心里揣摩,京西城外的那座军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那里的人们是生活在怎样一种境界里呢?他们的视野里是怎样的一种颜色?那里的天空是否会有一片湛蓝,是否会飘动着一片温柔的白云?

  还有那个她一直不以为然的马二羊馆。也许那条街道的背<天下> Www.EqIxS.CoM
上一章   天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抗战侦察兵帝国风云特种兵王红警战争游戏抗日学生军驻马太行侧中国道士的二随波逐流之一首任军长二鬼子汉奸李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天下全文阅读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天下无删最新章节:第八节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义气小说网是天下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天下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