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红墙内外无删节全文阅读
义气小说网
义气小说网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幽默笑话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母爱往事 再续春风 家族艳史 色医自白 初赴巫山 美艳妈妈 山乡奇闻 畸爱博士 地狱使者 公开出轨 春风拂面 孽乱村医
义气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墙内外  作者:权延赤 书号:26218  时间:2020-3-23  字数:34813 
上一章   第8章 红墙内外的生活    下一章 ( 没有了 )
英俊。他叫田云玉,说话带有淡淡的东北腔一一一

  那次,主席去湖南。专列驶入空旷山野,他忽然命令停车。

  主席外出巡视,常有这种一时兴起的临时停车。他走下火车,深深山野清新的空气,呼吸之声可闻。头缓缓转动。凝神四望,目光停在一个石冈上。冈上有松,可以听到碉秋鸟鸣。他向小小石冈走去。他喜爱松树,喜欢散步。他走得很快。

  铁道路基下有条小路,向右蜿蜒着伸向石冈。他没有走那条路,提前平凡未下了路基,踏着青草碎石从左边向石冈走去。我们卫士和警卫人员尾随着主席走,另有一些工作人员选择了那条小路。我们发现,主席走的路越来越难走,开始只是多些坎坷。渐渐地,出现了带刺的灌木丛和没膝的蒿草,便有人心疼自己的好子,犹豫着迈不出步。再看看那些走小路的人,已经快到冈了。

  “主席,那边有路,走那边的路吧?摄影组的胡秀云住脚建议。

  “路是人走出来的。”主席在灌木丛和蒿草丛中艰难地迂回,兴致。可是,他的面前横了一条沟堑。

  “主席,回去吧,还是绕那条路上吧。你看他们都快到顶了。”胡秀云指着冈上喊。

  主席站住脚气,望望冈上的人,摇摇头:“我这个人哪。从来不肯走回头路。

  胡秀云明智地绕回那条小路去,朝着冈上地。主席望着她婀娜轻盈的身影,笑着问我:“你是追她去呀还是跟着我走?”

  我脸红了。那时,我和胡秀云虽不曾开始谈恋爱,但已经有些“感”我说:“我跟主席走。”

  主席又望住大家:“你们呢?”

  “我们跟主席走。”

  “那好。我们就试一试。主席说着将太平那么斜着划了一道,仿佛概括了一切不易表达的含义。我们几个卫士挽扶着他,寻觅,探索,过沟堑,绕陡壁,用十几双脚踩倒蒿草,膛开灌木丛,终于上了冈顶。我们出汗了,大口大口气。然而,我们马上忘记了辛苦。在我们面前,展现出一个辽阔灿烂的世界。大片大片的田野伸入朦胧雾气笼罩的天地尽头,河湖塘像银线串起的一颗颗璀璨的珍珠。竹丛掩映的村庄,点缀在绿色的世界里,轻柔的炊烟在村庄上空袅袅游。我们聆听着人为风声和树叶喧哗的簌簌声,心房快乐得扑扑跳。有人伍忍不住朝着遥远的地平线喊:噢呵呵…早上来的人已经兴趣索然,说:“我们比你们先上来,快了一倍多。”

  主席问我:“你说这次谁的收获大?

  我说:“咱们的收获大。”

  主席环指早已上岗的人们说:“你们呀,不懂得享受。”

  这件事过去了二十八年,对我来说却像是昨天刚发生的一样。田云玉带了回忆思索的表情,深深口气。又说:我说觉得这件小事反映了泽东的性格,甚至反映了更多更深刻的无法一下子说完的内容…

  我是黑龙江省双城县人。1952年7月,我十二岁,高小毕业了,不愿去当会计。听说沈来人招工,去给苏联专家当招待员。那时,我们把沈叫奉天。以为全国再没有那么大那么好的城市了,便跑去报名。挤在报名人中不曾到前面,招工的人便先发现了我:“这个小鬼好。你过来,过来呀!”

  我挤到前面,他简单问几句便说:“赶快回去准备行李吧,今天就送你走。

  家里负担重,父母已不得我早些出去挣钱。打起一个小行李卷我就上火车了。

  在沈东北行政委员会专家处工作一年,中央办公厅又来东北选服务员,把我选中了。事后才知道,泽东去莫斯科访问时,曾在东北际处停留休息,说东北的小伙儿朴实聪明。所以叶子龙、汪东兴、李银桥便从东北调了一批小青年去中南海服务。

  我们在香山集训一个月,便步入红墙,走进中南海。不少同志分配到各位首长身边,我却留在中南海招待科当招待员。我不服气。我为什么不能到首长身边?悄悄打听,原来领导有话:田云玉那个小鬼。活泼有余。扎实不足,还是个孩子呢。锻炼锻炼再说吧。

  我便学习稳重。对着镜子练表情,力求像个大人样儿。可惜,我那时还没有发育起来,身体单薄,再装老成也不像个大人。

  不过。我见首长的机会并不少。那时。泽东召集会议多数在颐年堂,刘少奇和朱德召集会议多数在西楼大厅,中央委员会、书记处和政治局开会经常在怀仁堂,负责招待工作的都有我。看来领导列、我还是信任的。我这样安慰自己。

  最先对我产生兴趣的是彭德怀。一次会议休息中,他忽然走到我面前,两腿一叉,双手,我面前立刻像树起半截塔,不由人不肃然。我紧收双脚,立正了。同时听到很大的声音在问:“小鬼,叫什么名字啊?”

  “报告首长,我叫田云玉。

  “多大了?”

  “十六。”

  “十六不小了。那时候我有几百个小鬼,十一二岁就走完了两万五千里长征。”

  我心里很热,他是第一个把我当大人的首长。我向领导郑重声明:“十六不小了。这是彭老总说的!

  我要能到彭德怀身边去工作该多好?我很羡慕那位老乡何玉贵,他就分配到了彭德怀身边。不过,命运已经悄悄为我做了另一种安排。

  江青常在颐年堂后面的含和堂看电影,领导派我去服务。我给她送茶,感觉到她注视我的目光。当我轻轻退下时,我凭直觉知道她还在注意我,并且向旁边的人了解我。后来我发现,当我做服务工作时,江青带着卫士张仙鹏从一旁观察过我。于是,我意识到命运要有变化。我的直觉很少欺骗我。

  果然,就在1953年底,科长同我谈话,准备调我去泽东身边工作。我自然高兴激动。谈话之后,张仙鹏便领我会见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李银桥又同我谈话:“你来我们一组工作。先值副班,熟悉熟悉情况,由老同志带带,以后再值正班。”

  那时,在泽东身边值班叫正班,在江青那里听招呼的叫副班。副班主要是协助正班做工作,协调泽东与江青的活动。比如泽东要找江青和孩子们一道吃饭或了解她们生活学习情况,副班便须如实汇报。

  江青的事主要是由她的护士照顾,卫士只负责她的吃饭及外出活动,并随时向她汇报泽东的起居行动。

  我值班前,汪东兴又同我谈一次话。主要是强调工作的意义和重要,嘱咐我不要辜负组织上的希望。谈话后,我开始值班,并由老卫士李家翼带班。

  早晨,李家翼叫我端着饭盒,随他走进江青卧室。江青没有起,穿一身睡衣。她那时还年轻,头发乌黑浓密,皮肤白哲光洁,慵懒地依了靠枕,一种郁郁的端庄神气弥漫着她的整个姿态。

  “江青同志,饭好了。”李家翼小声说,轻步走到尾。那里有个摇柄。他熟练地摇动。头缓缓升高。江青上身随着头一道升高,坐起来。李家翼又将一张特制的木桌拿过来,朝去,嵌在上,桌面正好在江青前。她将右臂支了桌面,望住我。于是,我便莫名地战栗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呀?她的声音像是跟小孩子问话,但声调有些尖细,像被谁卡住了脖颈。

  “我叫田云玉。”我声音发沙,有些透不过气。

  “多大了?”

  “十。十六岁。我抖得厉害,碗盘在饭盒里响,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住。我想过去替她摆饭,又无沦如何迈不动步。我简直要晕倒了,求援一般去望李家翼。

  李家翼接走饭盒,把饭菜摆到江青面前。

  “你不要紧张,小鬼。”江青笑了笑,拿起筷子,说:“你先在我这里工作几天,熟悉熟悉情况。”

  我点点头,好像已经丧失了说话能力。江青注意到我的狼狈样,把筷子挥一样:“好了,你先去吧。以后慢慢会熟悉,熟悉了就不会再紧张。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退出屋的,恢复常态后才发现,内衣全被汗了。

  不过,三天后这种紧张感便全消失了。我也可以熟练地为她摇桌子、摆饭菜了。

  江青早饭都是在上吃,像某些外国电影里演的那样。她生活讲究规律,一三餐。不像泽东,吃饭没有一个准点,随心所。他的早饭是面包、黄油,有时也吃半个小馒头。喝稀粥。拌几样小菜:雪里红、咸豆、腕黄瓜。酱豆腐。中、晚西餐要有些像样的菜。她爱吃盖菜、空心菜。宽菜、芹菜、油菜和白菜。菜的纤维切得很短,用丝或未来炒。有时也加些木耳蘑菇,菜要炒得清淡。如果身体不舒服,她就把青菜捣成菜泥吃,每天不能少了青菜。

  她喜欢吃烧排骨,尤其喜欢吃鱼。午饭若没有鱼,晚饭就一定要有。她喜欢吃鲫鱼、鲢鱼。胖头鱼等刺多的鱼,不大吃鲤鱼。马哈鱼腌了当咸菜吃。偶尔搞到鲥鱼,她自然吃得更香。中晚两餐都有砂锅汤,一般是排骨汤或鱼汤。

  江青还喜欢吃小,做成红悯,比鸽子大不了多少,一只小碗便装下,吃的时候细嚼慢咽.认真品味。她的饮食与她的身份相比,不算过分。只是口味苛刻,有点“美食家”的样子,一般厨师伺候不了。泽东的厨师便伺候不了她,只有廖炳福师傅能做她的菜。

  江青吃饭是在自己办公室或卧室。泽东吃饭也是在他自己的办公室或卧室。偶尔到一个桌上吃饭,也各是各的菜。泽东的菜糙简单,只要辣只要咸就行。菜经常是整棵整棵炒来吃。他的好菜无非就是油大点,比如来碗红烧。大家都说他是改不了的农民习惯,他自己也承认。我在中南海工作期间,泽东几乎没动过一筷子江青的菜。江青倒是常夹一筷子泽东的菜尝尝。因为泽东喜欢把辣子与革命联想系在一起。江青在他面前必要辣一辣嘴。她曾试图改变泽东的饮食习惯,始终没成功,还闹出许多风波。泽东是不容别人束缚他限制他的。

  事实证明,在泽东身边工作并不容易。适应泽东不适应江青的干不长,适应江青不适应泽东的也干不长。而他们两人的脾气。禀和生活方式又是那么不同,工作的难度自然要大些。比如医生徐涛、卫士李连成就是适应泽东不适应江青,后来不得不离开。又比如钟顺通,在江青那里工作很胜任,在泽东那里就行不通。泽东总是说:“年纪大了,年纪太大了。”我纳闷,年纪大了能算什么问题?后来才渐渐理解泽东的心情。他的睡眠起居都是由卫士负责,若卫士年纪大了,他身边的有些事就不好意思让卫士干。他只喜欢小鬼。无论按摩、擦澡还是灌肠,叫小鬼帮忙他心里不感觉别扭。

  我那时天真活泼,头脑简单,一身孩子气,但是工作起来还算机灵勤快。江青对我还满意,便让李银桥引我去见泽东。

  那天,泽东正在卧室,靠在上看报纸。听到动静,他抬起头。也许是因为在江青身边工作了几天,胆子大了,我竟一点没有紧张,站到泽东面前,还敢笑眯眯地望住他。

  于是,泽东不曾开口,脸上有了笑。我从他眼神里看出,他一见便喜欢我。

  “小鬼,叫什么名字?”

  “我叫田云玉。”

  “怎么写的?”

  “田地的田,云彩的云,玉石的玉。”

  你这个名字不错么。有天有地,玉石又那么宝贵。天地之间人为贵。你是什么地方人?”<红墙内外> wWw.EQiXS.CoM
上一章   红墙内外   下一章 ( 没有了 )
贺龙生与死共和国秘使龙困与微行狼毒花金屋弃女有罪,霸丑妃本倾城恃宠而骄,世倾君侧·等皇凤仙尊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红墙内外全文阅读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红墙内外无删最新章节:第8章红墙内外的生活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义气小说网是红墙内外免费阅读首选之站,红墙内外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