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贺龙生与死无删节全文阅读
义气小说网
义气小说网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幽默笑话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母爱往事 再续春风 家族艳史 色医自白 初赴巫山 美艳妈妈 山乡奇闻 畸爱博士 地狱使者 公开出轨 春风拂面 孽乱村医
义气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贺龙生与死  作者:权延赤 书号:26217  时间:2020-3-23  字数:2714 
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最后一面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至今记得1969年6月9那天的情景。

  下午,我在北大篮球场看人家打篮球。在那种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年代,没有什么人搭理我,都与我“划清界线”我自己也注意不要给别人找麻烦,尽量少与人来往。

  可是,忽然有人喊我:“贺晓明!”

  我看到军宣队的几个人在招呼,那位组长就是中南海一区的老李同志。

  “哎哎,你来来,”他看我发怔,继续招呼“来,咱们谈谈。”

  我随他们进屋,不知要谈什么?“你们机关来人,”他指指屋里坐的两名军人“要接你去谈话。”

  我望望那两名军人,心里咯噔一下。那是一惊一诧的年代,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都可以发生,什么荒唐故事都可能成真。

  车出北大校门,没朝城里开,直奔运河方向,我的心又怦怦起来:坏了,看来是要关押我了…

  沉默一段路,坐司机旁的军人侧身回头,望住我说:“告你件事,你爸爸病重,我们现在接你去看看。”

  脑子轰地一响,仿佛遭了雷击,又像从山崖摔下,轰然落地。半晌我才透过一口气。顿时明白了什么。“文革”的经验,像父亲这样“失踪”的领导干部,活着肯定不叫见面,叫见面一定是死了…

  “爸爸!”我心里惨叫一声,泪水便如泉涌一般溢出眼眶,滔滔不绝。在那一瞬间,我鲜明地想起两年多前与父亲的分手。由于“造反派”不断冲击我家,根据周总理的意见,父亲临时住进新六所。一天吃完饭后,我向父亲告别:“爸,我回学校去了。”

  “唔,你走吧,要听主席的话,在大风大里锻炼…”父亲像是有许多话想讲,却又忍住了没说下去,他将我送到楼梯口,一直看着我走出屋门…

  谁能想到,这一别就再未见面,连父亲被关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父亲手扶楼梯忧心忡忡又慈爱不舍地望着我的情景历历在目,可现在,现在我将会看到什么?

  汽车飞驰,载着我直奔那个可怕的现实。我只剩了哭,哭一路,泪水不尽。我感到自己那么孤立,便想到了惟一能见到的亲人:“我哥去不去?”

  “已经派人接去了。”

  我的心多少踏实点。哥哥鹏飞是我的一个支柱。父亲失去音讯,我们兄妹相依为命,互相帮助。鹏飞得了重病,发高烧,我以为是感冒,设法出去买点牛给他喝。买回来一看,他的眼睛都黄了。我惊叫:“糟了,是肝炎!”忙把他送到同仁医院,经检查,果然是黄疸肝炎急发作。我们没有钱治病,更没钱住院,我急得要死,终于想到给父亲过去的秘书打电话。秘书说需要向上报告,这一报告就迟迟没了消息。我半夜去找贺彪,他帮忙找老中医,买中药。后来把消息传到陈毅那里,陈毅“发牢”在一次谈话中说:“啊贺老总的儿子得了肝炎,连医院都住不上!这也是‘文化大革命’?”在这种情况下,哥哥才住进医院。

  汽车驶入三o一医院,我被带到外科大楼医生办公室。门开时,看到哥哥鹏飞已经阴沉着脸坐在那里。我不会说话,也说不出一句话,只会哭,没完没了流泪。

  专案组一位高个子姓卢的人,谈公事一样宣布:“啊,来坐来坐,我让医生来讲最后的抢救情况。”

  他的旁边有位中等个,四方脸的人,拿着本和笔,随时记录。

  “首长很关心这件事。”姓卢的所言首长,是指黄永胜。“他一再待,要让家属看遗体,你们要明白,这是组织上对你们的关心。”

  我们没说感谢关心的话,我一个劲流泪。哥哥说:“我要烟。”

  专案组的人说:“可以。”他们买来两包烟,哥哥就一支接一支地起来,在烟雾弥漫中听医生讲完了“抢救”过程。

  片刻的沉寂,那寂静在浓浓的烟雾中尤显沉重。

  “你们有什么要求?”专案组的人先打破了沉静。

  “只有一个要求,我要见妈妈。”哥哥比我坚强,他提出要求。我跟着点点头。

  “可以可以,”专案组的人说“她就在这里。”

  我们被带进一间阴暗的散发出霉味的储藏室,见到了熟悉而又变陌生了的母亲。她坐在一张板上,板是架在两条长凳上,长年的监,使她头发变白,目光变得滞涩。她戴一顶黄帽子,穿着衣,像是仍然感觉冷,默默地望着我们兄妹。

  “妈!”我嘴抖了好久,才终于叫出声。两年半音讯全无,我叫妈都拗口了。我扑过去,抱住母亲,哭得昏天黑地。

  长期关押,母亲讲话都显得困难,只会机械地重复:“我很好,我很好,组织上对我还很好…”那样的环境,还能说什么呢?母亲抚摸我,又看看哥哥鹏飞,轻声问:“你们怎么穿这么单薄?”

  “妈,”我心里一阵酸痛,泪水以新的势头涌出“现在已经是夏天了!”

  我的长期被关押的母亲,她说她很好,可她连夏秋冬都没有条件去分辨!我哭着去打开了窗子。

  然而,哥哥鹏飞抢上一步,把我打开的窗子又关上了。

  “哦,你还记得我怕对风。”母亲朝她的儿子投去一瞥,那一瞥之间,母爱的光辉重新在她眼中闪烁起来。她端详我,端详哥哥,趁专案人员不注意,悄悄说一声:“我要衬衣衬,没穿的了。”

  “好了,现在去看遗体吧。”姓卢的进来了,叫我们走。母亲抓住我手,用力捏捏,小声提醒:“坚强些,你要坚强。”

  我和哥哥一人一边,搀扶着母亲走。走廊很深,沿路有一些病号带着青石一般稳忍的表情默默地望着我们,目送我们走过去,一直走进十三病室十七号病房。

  进门的一刻,我们都窒住了呼吸,那是猝然的打击、冷酷的现实、巨大的悲痛和郁积一室的情冤义愤气将我们窒息了。我的轰轰烈烈、英雄一世的父亲贺龙,如今静悄悄地躺在上,被白被单盖住了,那身体的轮廓像汉白玉的雕塑。白被单一直盖到他的拔的鼻子部位,将那两撇举世闻名的黑胡子遮在了白色里,只了棱角鲜明的额头和变灰白的头发…

  我们被限定在那里默默流泪,默默望着那汉白玉一样的躯体和仅能看到的头发额头,不能去揭单,也不忍去揭单。不知站了多久,了多少泪,母亲才发出叹息一样的声音“走吧…要坚强些。”

  那时,正在运动中,确实不知前景如何。但是,历史总是按照它自身的规律向前发展;历史作出的选择,是任何力量也不可能转移的。林彪折戟沉沙“四人帮”被一举粉碎。如今,贺龙的雕像矗立于天地衔接处,他的名字他为人民所做的建树,像天子山一样,将万古长存。

  (完)  WWw.EQiXS.CoM
上一章   贺龙生与死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共和国秘使龙困与微行狼毒花金屋弃女有罪,霸丑妃本倾城恃宠而骄,世倾君侧·等皇凤仙尊季府求生记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贺龙生与死全文阅读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贺龙生与死无删最新章节:第二十四章最后一面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义气小说网是贺龙生与死免费阅读首选之站,贺龙生与死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