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龙困与微行无删节全文阅读
义气小说网
义气小说网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幽默笑话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母爱往事 再续春风 家族艳史 色医自白 初赴巫山 美艳妈妈 山乡奇闻 畸爱博士 地狱使者 公开出轨 春风拂面 孽乱村医
义气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龙困与微行  作者:权延赤 书号:26215  时间:2020-3-23  字数:32187 
上一章   第三章 毛泽东被迫离武汉    下一章 ( 没有了 )
武汉三镇,暑气熏蒸,炎威人;有洪水自三峡来,大冲天,泥沙俱下;说不得鱼龙混杂,更何况“江汉之鱼鳖囗为天下富”

  四川“产业军”落水未尽,湖北“百万雄师”又前赴后继滚滚来。泽东运筹帷幄,南游云梦,谈友论敌,会“诸侯”见臣僚,万般呕心沥血,一片苦口婆心,却不料武汉三派都未能在他划定的天地里共练太极拳、八卦掌。真有点像顽劣不羁的孙大圣,一个筋斗就要翻出十万八千里。

  可是,能翻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被高音喇叭吵得云里雾端的杨成武刚吃罢早饭,就见谢富治一脸惶戚半身汗地跑进来。气也顾不得一口,扬起的手臂才举到半空便倦倦地滑落下来:

  “成武啊,出、出事了!”

  杨成武拿起餐巾擦嘴。到底是戎马一生,见惯尸体鲜血,有一种静气过人。直到谢富治气匀了,才丢下餐巾问:“到底怎么回事?大清早就哄哄。”

  “唉,套”谢富治懊丧叹气“昨天晚上送总理回来,我和王力、刘丰他们去水利学院看望造反派,一方面表示慰问,一方面做工作呼吁联合。谁想到过去受久了,一听肯定了他们的大方向,就又闹起来”

  杨成武皱眉:“这件事你们请示过总理没有?”

  “没有。”谢富治不安地摇头。

  “请示过主席没有?”杨成武眯细了眼,目光像机手寻找到目标一样瞄紧谢富治。

  “也没有。”谢富治一脸苦相。

  “胡闹,你闯祸了!”杨成武吼一嗓,把谢富治吓一跳。他俩都是三星上将,很熟悉。谢富治虽然知道杨成武战功卓著,却从未把他像许世友那样看待,感受多的还是儒雅之风。何曾见过眼睛一瞪,竟也凶神恶煞得怕人;牙咬出棱角,脸孔颈项红盈盈地涨起来:“总理为了大联合,开四天会,熬三宿夜,你们几句话就把它破坏了!我看你怎么向主席向总理待!”

  谢富治抱有希望:“还没那么严重,关键是做工作…”

  杨成武鼻子里哼一声,不再听他说,匆匆赶去给北京的周恩来挂电话。

  一“王力是人还是鬼?”

  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九。“小暑”将尽“大暑”到了眼皮下。

  武汉市凡有“高度”的地方,楼顶、杆顶、树顶,蛇二山。桥头码头,无不捆高音喇叭,更有宣传车走大街串小巷,世界播放谢富治和王力在水利电力学院讲话的实况录音。

  几家腾,几家怨愤。到了上午八九点钟“百万雄师”似乎从最初的打击下清醒过来,以更大的势头开始反击。更多的高音喇叭以军歌为前奏“说打就打,说干就干,练一练手中刺刀手榴弹”“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

  歌声过后,慷慨悲昂上战场。男兵女将“面对死亡放声大笑”拼死的呐喊呼号响彻云霄:“这是最后的斗争!同志们,战友们,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那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蓦地里,一个女高音从喇叭里冲天而起,声群雄:“王力究竟是人还是鬼?王力究竟是人还是鬼?现在播送重要文章…”

  余音袅袅,绕云三匝,喇叭里已然换成深厚苍凉的男中音。那哀兵举剑之韵,使江汉大暑,群情汹涌里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感。

  《王力究竟是人还是鬼》——王力自窃踞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以来,一

  贯以极左面貌出现,欺上下,横蛮左右;摇笔舞文,指鹿为马;口若悬

  河,颠倒黑白。在他手的四川、内蒙、江西、河南、湖北、浙江、云南

  等省,无一例外出现大武斗、大血、大混乱、大停工、大破坏。这是为

  什么?他大喊“怀疑一切”以;大抓“谭氏”人物以反军;大搞“反

  夺权”以祸国;大封“保皇派”以挑动群众斗群众;令革命派水深火热,

  反动派欢呼雀跃,又何其毒也!他就是埋在主席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揪住王力的狐狸尾巴当老虎打!

  把王力交给湖北三千二百万人民和各兄弟省市革命群众,进行彻底的

  批判斗争!

  王力从中央文革滚出去!

  打倒王力!

  陈再道曾后悔没有直接听到这篇广播文章,他独个儿神情郁郁,忧怨腔地走进了军区委常委会议室,一股坐下便再也不想动弹。

  该来的都来没有招呼,没有寒暄,更没有往日开会前的幽默和话。十几个人面面相觑,或心事重重,或疑虑不安;或抑郁,或沮丧,或木然。

  足足静有五分钟,不闻一声。

  “哼,”钟汉华咳一声,终于沙哑着嗓子打破沉寂:“现在开会。由陈再道同志宣读我们两人的检讨,请同志们讨论、补充。”

  钟汉华看一眼陈再道,陈再道从桌上拿起那份检查稿,稿纸遮住大半个脸,从纸后漫应一声:“嗯,检讨。”

  他开始照本宣科地读检查。他文化程度不高,眼睛又花;心绪不宁,怨气郁结,几页纸念得磕磕巴巴;该停的不停,不该顿的又顿住不动;声音没起伏,没婉转,平淡得不如白开水。好歹读完了,会议室又变成哑了一般静。

  “总得说句意见吧?”钟汉华望望大家。

  “同意。”副司令员韩东山吝啬地吐出两个字。

  于是,会议室里声调不一地重复若干次这两个字。

  散会留在会议记录本上的全部内容也只是这两个字:同意。

  王力也是“知天命”的人了,参加革命时间不算短。但是半生顺利,没经过什么风风雨雨、跌跌撞撞,更不曾体味那荣辱升降苦乐的反复滋味。这种人棱角足,喜张扬,锋芒毕,不知天高地厚。只有下过几次地狱,再回首,方懂得“哀江南”——

  俺曾见金陵王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早开,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

  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觉,

  将五十年兴亡看他。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袅鸟。残

  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这是一位与王力同姓的老红军,当过小学教员,经历过打AB团、延安整风等多次运动,牢也坐过,假毙也经过,一生坎坷,左左右右,升升降降,最后当个师副政委;血也冷了,嘴也紧了,听王力上台指手画脚作报告,悄地里在纸上默写这么一首词。

  春风得意的王力可不知有人看他的兴亡。城的喇叭叫,也只淡淡一笑。有道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他同谢富治盛气凌人地走进了军区大礼堂。台下早已坐师以上领导干部,等待“钦差大臣”们谈话定调子。

  本来,谢富治、王力商定,给军人讲话还是由谢富治出面,王力就不谈会议也是照这个意见安排。

  可是,行伍出身的谢富治,打仗可以,讲话哪里比得上秀才王力?王力是在中苏两大论战中颖而出;笔下云雨,口若悬河;他嫌谢富治讲得太不够劲,奋然而出,即席发言,真是“悬河”滔滔不绝。

  “在座的都是师以上领导干部,”王力鸟瞰众将星“看来,你们对文化大革命一点也不理解。因此,我只好像给小学生上课一样,从一年级的第一课讲起,从ABC讲起…”

  若非有录音和记录,准有人以为这是编故事。难怪人说,十个秀才九个狂生。

  礼堂里众将哗然。或怒,或惊愕;有人怒目,有人冷笑,有人走还休,留下来想多见识见识“钦差大臣”

  王力浑然不觉,依旧“悬河”从一九六五年姚文元写《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讲起,到《二月提纲》、《五·一六通知》,ABCD,一直讲到一九六七年军队介入“文化大革命”…

  这时“百万雄师”已经对王力在水电学院的“口若悬河”作出极其强烈的反应,军区大门外人涌动,呐喊如雷,要求谢富治、王力出来回答问题,讲明“四点指示”是何意思?何居心?

  王力仍然浑无所察,仍然口若悬河。说“百万雄师”的前身“工人联合会”从开始就是陶铸的官办组织,是用来破坏工人运动的。而“工人总部”则高举“造反有理”大旗,点燃了武汉工矿企业文化大革命的烈火,是真正的左派,无产阶级革命派。

  要说祸从口中出,王力“悬河”之口祸出得可大发大批部队指战员和省直机关干部已经加入“百万雄师”队伍,封锁军区,要抓王力,王力却还是浑然不晓,还是惹悬河:

  “现在的主要矛盾,是内军内一小撮走资派,武汉军区看不到这一点,因此发表了《二·一八声明》和《三·二一通告》,把革命群众打成反革命,犯了方向路线错误…”

  “河”未尽,嘴起沫。王力擦擦嘴角,在半夜十二点终于结束了滔滔不绝。

  礼堂数小时,门外已沧桑。王力走下讲台时,军区大门早已无法通行,几位军区领导只好设法将他从后门送出。直到这时,他才从“河”中探出头:

  “百万雄师”的群众和大批部队指战员采取了非常的造反行动,前有几十辆警报呼啸的消防车开路,后有上百辆大卡车载武装工人和军人,吼声山摇地动,驶过大街,涌入军区,大有官民反,民不得不反的势头…

  王力强自镇定回到下榻的百花二号,谢富治已经入睡。这位战友在王力开始“悬河”之际,便离开会场休息去剩下王力独个儿坐在房间,四周围人迹渺渺,刚生出一丝孤独感,几位军区领导严肃认真地走了进来。

  “王力同志,‘百万雄师’听了你在水电学院的讲话录音,怒不可遏,气愤万分,全涌到军区大院里去军区几位领导正在现场做说服工作,可是群众不答应,强烈要求你和谢富治同志接见他们。”

  王力摆手冷笑。心里话:始作俑者!什么说服工作,分明煽动群众向中央示威!

  “王力同志,希望中央代表团采取相应的措施,否则,事态的发展可能会扩大…”

  王力冷笑,鼻子里嗤地一声。不错吧?开始威胁吧“隐患发出来是好事”“与其包着脓包,不如让它穿头。”谁说的?林副统帅!

  可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北航“红旗”的几个小将冲进来,失声失道:“‘百万雄师’来冲东湖宾馆了!

  王力站起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也许确有为主席革命路线献身的决心,他并没慌,慢条斯理地朝谢富治房间走去…

  二“兵变”

  公元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文革”史中“七·二○事件”的发生日。

  又是杨成武吃罢早饭之际。不过,睡得晚,起得晚,早饭后已是上三竿。

  又是谢富治匆匆赶来。这次不是慌迫,而是神色严峻,走到身边才说:“出事‘百万雄师’和部队许多人包围了军区,冲击我们住的二号,把王力抓走”

  “警卫部队”

  “看来,他们是一气儿的。”

  “你怎么出来的?”

  “早<龙困与微行> Www.EqIxS.CoM
上一章   龙困与微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狼毒花金屋弃女有罪,霸丑妃本倾城恃宠而骄,世倾君侧·等皇凤仙尊季府求生记桃花剑影女尊异世之嫣然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龙困与微行全文阅读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龙困与微行无删最新章节:第三章泽东被迫离武汉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义气小说网是龙困与微行免费阅读首选之站,龙困与微行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